圖1 環島捕夢季─東部海線路線規劃

圖1 環島捕夢季─東部海線路線規劃

沒有過客,只有回家的人─都蘭

我喜歡都蘭,好想搬來這邊住。

這是今年再次前往都蘭時,與這邊朋友聊的開場白,當然,這些朋友也曾跟我一樣,原本只是「路過」,後來卻成了「回家」。

都蘭上有金樽、三仙台;下有富基、綠島、台東市,既沒有超乎尋常的人工大景、熱鬧街市,又在這些觀光城市的包夾之下,很容易讓人忘了這座小村的存在。還好電影《最遙遠的距離》、《月光下我記得》以及關於陳明才的《奇妙的溫度》一書,讓不少人慕名而來。會來這兒的人,大多不是貪圖物慾享樂,而是喜歡這裡流露出來的一種簡單悠閒卻又充實的感覺,因此這裡從幾年前便開始成為藝術家、音樂家、作家……等群集之地,相信來到這哩,心靈上必能獲得滿滿的收穫。

大有名氣的月光小棧則是《月光下我記得》的拍攝場景,一樓有展示館、咖啡館以及一些原住民手工創作藝品,二樓則是保留電影實景,包括房間、櫥櫃、衣物擺飾……等等。除此之外,這裡的老闆與工作人員也是導演林靖傑的朋友,若眼尖的話,可以發現這裡幾個人都曾參與演出電影《最遙遠的距離》一角,而與他們聊起此事也是非常有趣,相信你的熱情會引發他們的好客本性,就算只是路過的背包客,他們也會邀請你來參加他們舉辦的任何活動,相當有意思喔。

都蘭人的熱情

         圖2    都蘭的人相當熱情,即使只有一面之緣,也會熱情的邀請你參予他們的活動

都蘭的大客廳

都蘭糖廠咖啡館

                                                        圖4    都蘭糖廠咖啡館

初次來到都蘭糖廠咖啡館的人可能會不大習慣男主人馬哥隨意的穿著(甚至不穿鞋),不虛情假意的噓寒問暖,自在埋頭打理做事,若想要一杯可樂?麻煩自己去冰箱拿,順勢在吧檯上放上30元,然後坐上一整天,也不會有人來打擾你,更不會有店員問你打哪來?就像回到自家客廳,不受干擾、享受安寧,這就是糖廠咖啡館。

館內有藝術質感的燈飾裝置

圖3館內很有藝術質感的燈飾裝置,出於藝術家陳明才之手

自認識糖廠咖啡館以來,它就一直是後山藝術家、音樂人、作家……等進出頻繁的場合,有時坐在隔壁桌的可能是出過好幾本書的作家、開過大小個展的藝術家,也或許是製作多張唱片的音樂人,因此雖然每個周末都有現場演奏,但平常日裏的夜晚,卻不乏聽見糖廠咖啡館傳出悠悠琴聲佐以歌聲,那肯定又是哪位歌手現場即興唱起歌來了。

並不是要駐唱歌手才有上台的機會,如果突然靈感如泉湧而上,大家也歡迎你上台高歌一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