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旅館

喜歡到京都的朋友,或是對日式老旅館有興趣的人一定不會錯過這一家百年老店「柊家 Hiragiya」。跟同樣是位在京都的小巷中,跟另一家頂頂大名的「俵屋 Tawaraya」相對而立。只是一般人對於俵屋的報導多到一個好像沒有第二家可比一樣,但我想一般較為熟知的人們可能都知道其實京都老旅館有「御三家」,指的就是「俵屋 Tawaraya」「柊家 Hiragiya」跟「炭屋 Sumiya」。

老實說這次本來三家都想住看看的,但是實在礙於行程只好勒緊褲帶先住了兩家,但第一名大家又都談得過多,所以我就來說說老是被排在第二的「柊家 Hiragiya」。在我看完美麗的櫻花之後,進到入口的玄關前庭,等了一下才有人很快地來打招呼,這樣的方式讓我有點錯愕,或許剛好有兩三組客人同時到達,以至於跟我想像中的接待有點小小落差,不過走進那種幽靜略開放式玄關後,頓時也就讓人進入到另一種日本文化空間的氛圍之中。就是讓我開始彎腰跟接待的人用我流利的日語跟他們應對,日本文化真的是很有趣的一種動作與行為不得讓人如此。

京都旅館

走過長廊,來到房門口,走進房間,另一個房間玄關,另一個二進拉門,拉門一道道,真的有如時代劇裡的情節一般。同樣是百年老旅館,但是柊家保持的日式傳統木造的細節算是不遺餘力,所以在房間中可以見到算是最傳統的書架床屋、大黑柱、押入等收納的格局。也因為沒有太多的更動其實也保留了日本建築陰暗而幽靜的一種氣氛。但細節的東西固然有趣,但似乎有點多了些,確切地顯示了某種保持老式生活習慣的感受。我想這也是我來住這樣旅館最想要體會的一種空間模式。

但很有趣的是,這裡的服務人員大多年輕,服務很是親切,我問了一下我們專屬的服務員,他們說來訪住宿的客人其實有一半以上是外國人,所以英文的訓練也是有到一種程度,只是讓我比較納悶的是晚餐的菜單上日英對照讓人看得也有點辛苦,說明的服務員也是盡心盡力了,老實說就算日文流利如我要再想成中文把菜名內容說明出來也是有一定困難度就是了。但一道一道上菜的順序以及開門關門跪坐服務的細緻則是讓我再次認識及體會日本傳統服務的一種專注與耐心。

其實日式傳統的服務細節加上現代觀念或是新設備的加持,多少還是會影響某些服務的方式,最重要的是要保持日本精神又不至於感到老化的新舊併存,對於百年以上的旅館服務來說的確有很多值得挑戰的地方。

GO